中青报客户端

返回
 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

中国青年报手机版

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

中国青年报-中青在线官方微信

中国青年报-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

2019年06月18日 星期二
中青在线

妈妈的另一种陪伴

两个战场的高考

李小奔 《中国青年作家报》( 2019年06月18日   01 版)

    李小奔(左)在四川自贡市采访学生家长。(作者供图)

    李小奔,原名李兴艳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作家协会文学院签约作家,鲁迅文学院高级研修班学员,十堰市郧阳区作家协会主席。著有长篇纪实文学《为了干渴的北方》《大河飞鸿》,散文集《素心·极简至美的时光》等。

-------------

    久哥:

    妈妈昨天结束四川自贡的采访,今天从成都到呼伦贝尔。这几天马不停蹄,每天的采访都排到很晚,有时一场以一对多的采访下来,右手的手指好久都伸不直。但是想想我的久儿这段时间更辛苦吧。虽然妈妈看不到,但是可以想象。这是上半部分采访的最后一站,真希望快点完成采访,回去陪你。

    你是那么温暖灵澈的一个孩子,正如你所说,妈妈在以和你同样的拼搏方式陪伴你。我相信我们心灵的气息是相通的,我们一起加油!在不同的现场,但以同样奋进的姿态勇敢战斗……

    妈妈

    2019年5月30日

    今年久哥(作者儿子,编者注)高考,而按照一个写作项目的签约要求,我得5月份完成上半部分的采访。在我很纠结的时候,已比我高出许多的久哥,很男子汉地拍拍我的肩膀说:

    去采访吧!你在家其实也帮不了我什么呀,你出去采访,其实是在以另外一种形式陪我战斗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从5月5日出发,到6月3日返程。近一个月的时间,我辗转全国各地采访,只要有时间,就给久哥写封信。每次或三两百字,或几十字,虽然不是纸制信件,但格式一定是很有仪式感的正式信件的模样,给他发在QQ对话框里。

    每次写信时,不会问他高考准备的如何,学习怎样。我会跟他讲一下我当天的行程,在做些什么,跟他分享一些感悟或趣事。会问一下他是否开心,有什么好玩的事情,也会唠唠叨叨地叮嘱他的饮食、还有总是拖拉晚睡的坏毛病。就像他每天早晨出门时,我天天重复的一句话:路上注意安全哈。

    嘿嘿!老妈,我们今天全真模拟考试,用高一高二的考场,30个人一个考场。你昨天去采访了啊,难怪我给你发视频链接你没理我勒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学习还行,我感觉其实你比我累一些。哦对!明天不吃牛排了,你看看那个送餐的饭店师傅那儿有没有糖醋的什么肉来一份儿吧,然后帮我带个生菜,嘿嘿!哦,一定要冰冰冰冰冰可乐!一瓶就好,那个师傅每次都是送两瓶,喝不完。

    想你哦,晚上回家给你视频哦……

    他每晚回家读信,或回几句话,或和我视频,或很累很忙的时候没有回复。无论他回不回消息,我都相信,他能感受到妈妈在陪伴他。我也能想象到,他每次看到信时心里嘿嘿笑一下的调皮小样儿。

    不能陪伴久哥高考,心里的惦念日日深重。

    经转成都时,为了第二天坐飞机方便,就住在了机场附近的一个酒店,听了一晚上飞机呼啸而过的声音。后来睡着了,就做梦,梦到久哥四五岁的样子,在奶奶家院子里玩。我从外地回来,喊他,他正蹲在地上拿小铲子铲土,抬头冲我眯着小眼睛笑,但似乎并不认得妈妈,也不喊我,只摘了园子里的一颗草莓递到我面前说:你吃,你吃……    

    醒来,越发想念他。

    想起前一天去自贡市最大的中学——汇东实验学校采访,遇到一个瘦瘦清秀的校团委书记,清秀的样子长得好像久哥,小时候的经历也让人心疼,便对他格外亲切。一个母亲想孩子的时候,看有点相似的孩子,都会母爱爆棚。听到谁喊妈妈,就会扭头,觉得是喊自己。

    这颗为娘的心呐!

    6月2日至3日,一路飞奔回家,上演一部活生生的“人在囧途”。原定路线是从海拉尔到北京,住一宿,早晨转飞机回十堰。久哥高考在即,这是我最快的回家路线。

    6月2日中午,完成呼伦贝尔陈巴尔虎旗的采访,赶往海拉尔机场,下午6:20飞机起飞,中途经停乌兰浩特,再飞北京。结果因为北京雷雨,飞机从北京又飞回,备降呼和浩特。折腾到快2点才入住机场安排的酒店。

    为了快点回家,当晚立即决定改签到武汉的飞机。第二天12:40降落武汉白云机场,我冲下飞机,不顾旁人惊诧的目光,在机场拖着行李箱一路狂奔,打的,到了汉口火车站,但还是没有赶上那趟能早一点到家的动车。正沮丧时,遇到一位在火车站给大巴车拉客的“白衣男”,说坐大巴晚上7点能到十堰。

    那白衣男领着我在烈日下行走,我怎么都觉得我像一个被拐儿童。但怀着信任和要赶回去接久哥下晚自习的渴望,还是硬着头皮跟他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上车后,司机说他们是到十堰郧西县的车,不能送我到市区,只能把我放到去十堰的高速路口。车上人告诉我,遇到帮大巴拉客的“二道贩子”了。没关系,只要能早点回家,一切尚好。

    高考那天早晨送久哥到学校,看着久哥进校门的背影,我冲他喊:“中午想吃什么?妈妈去那个饭店再给你端份糖醋排骨好吧。”

    久哥回头,顽皮地笑着朝我挥手说:“不,就吃你做的。你给我做一份红烧排骨和土豆丝吧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做的没有饭店那位师傅做的好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觉得你做的更好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啊。”我回答着,看着久哥的背影,鼻子有些酸酸的。

    小城里有个饭店有几样像干煸椒盐牛排、糖醋排骨这样的招牌菜,老板刚好是闺蜜的弟弟,人很不错。我不在家时,就请他每星期给久哥送些饭菜加餐。

    一直觉得自己手艺肯定没有饭店的师傅好。但此刻,我忽然感到,其实久哥看起来心大的样子,一直鼓励我在外采访,其实心里还是希望能吃到妈妈送的饭,还是希望妈妈能陪在他身边的。很庆幸,在他高考前,能够提前回来陪了他几天。

    作为父母,谁不想能陪伴孩子的时候就尽量多陪伴呢。但是这个世界上,也还有许多因为各种原因不能陪伴孩子的父母,那我们就以另外一种形式给孩子以陪伴吧。无论是哪一种形式,只要让孩子感受到你的爱一直环绕着他,从未离开。

    最后,感谢久哥!承蒙你不嫌弃我这样一个神经大条的妈妈。你其实是一位小老师,妈妈看到了你的努力,你也教会了妈妈很多道理,让妈妈和你一起成长。

两个战场的高考
6月,流行写一封给“她”的信
90后范墩子:作品才是一个作家的声音
练熟“听”“说”“读”,写出好文章
写作中的梦境与现实
阅读中感受网络文学的变化
你的意义(诗歌)
去年的毕业季(散文)
返回
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天音彩票开奖 北京赛车 微彩彩票投注计划官网 天音彩票平台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开奖